您的位置:首页 > 学人 > 正文

【治学之路】崔树义:八千里路云和月


—2016年山东省养老机构调查追记

2017-10-25 14:31:58      来源: 《山东社会科学报道》2017年10月15日 第49期     责任编辑:李萍     人气:

编者按:

我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老有所养,是全社会关注、涉及千家万户的重大民生问题。作为人口大省,老龄化和社会养老问题尤其不可忽视。为促进这一社会问题的深入研究,编辑部今日特刊发山东社科院人口所所长崔树义研究员撰写的“2016年山东省养老机构调查追记”。这次系统调研活动虽然是在一年多之前,但他们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的作风及其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正在不断彰显,并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

2016年8月19日至10月15日,山东社会科学院人口所“山东省养老机构发展瓶颈及其破解”课题组联合省老年产业协会,在我和白玉光会长带领下,历时56天,行程万余里,先后赴全省17个市,通过问卷调查、座谈、个人访谈等方式,对17市近50个县市区的80余家公办、民办、公建民营等不同类型养老机构和城市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农村社区幸福院的投资和收支状况、床位和入住情况、政策补贴情况、老年人能力评估、人员管理、老年人需求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并重点关注了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养老服务标准化及养老机构服务质量评估等问题,为破解山东省养老机构所面临的发展困境收集了大量详实的一手资料。由同一批人马就同一问题在全省进行如此大规模普遍调研,在我院甚至我省历史上还不多见。近两个月的忙碌,逾万里的奔波,其中的酸甜苦辣,点点滴滴,至今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追忆起来,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1.jpg

2016年9月7日,在威海东发老年公寓与入住老人交谈。

一、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老龄化和养老服务问题是山东社科院人口学研究所传统的重点研究领域,有关研究成果得到业内同行的公认,早在2006年便曾分别被国家原人口计生委和全国老龄办授予“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科技工作先进集体”和“全国老年问题研究先进集体”称号。仅2012年以来,围绕计划生育家庭老年人社会救助、失独家庭老人社会救助、失能老人长期照护、农村留守老人养老服务、社区和居家老人养老服务等问题,就有5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3项省部级课题以及多项横向委托课题获得立项,研究成果除了公开发表外,还得到多位省领导的肯定。但是,以往的研究多聚焦于理论和宏观层面,对于现实问题,特别是山东的现实问题,虽有较多涉及,但总感觉研究不透。近年来,人口所新引进人员增多,有两位还是海归博士,团队成员的知识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年轻博士们理论基础好,思想活跃,眼光敏锐,拼劲足,掌握先进研究方法,但也有个普遍弱点,就是对国情、省情不熟悉。对于以服务省委省府决策为宗旨的地方智库研究人员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短板。弥补这个不足的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大量开展实地调研。

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和实践之树常青。智库的应用性研究课题必须进行大量的充分的调研,对此人们早已形成共识。只有进行扎实的实地调研,研究者才真正有话语权,研究结论才有说服力。不调研,不深入实际,你怎么熟悉你所研究问题的实际情况?怎么获得第一手资料?怎么能够准确地发现和揭示问题?怎么能够有针对性地提出切实可行的破解问题的对策?“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广大人民正在进行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是我们进行理论创新的不竭源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不深入实地调查,不真正了解这一实践,没有大量调研数据支撑,我们的应用对策研究就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二、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2016年4月,根据山东社会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的要求,人口学研究所创新团队经过慎重考虑,将《山东省养老机构发展瓶颈及其破解》确定为团队支撑项目,并决定在山东省进行实地调研。因为近年来,中央政府对养老问题非常重视,连续出台了许多扶持政策,集中体现在对养老机构的扶持上。我们在前期研究中了解到的情况是:许多地方政府大兴土木,不断在城市里兴建大型豪华型养老院,遍地开花式地在城市社区里兴建日间照料中心,在农村社区里兴建类似日间照料中心的幸福院。但是,另一方面,群众虽然普遍有入住机构养老的需求,但养老机构的入住率却普遍在50%以下,有的甚至不到10%,日间照料中心(幸福院)更是形同虚设,基本无人问津,造成床位闲置、资源浪费严重。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是上级下达的床位指标过高?是地方领导人追求政绩工程?是养老机构自身运营存在问题?是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三种养老模式脱节?还是群众机构养老意愿虚高?这些问题如何才能有效破解?如此等等,都需要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来寻找答案。

由于经费和人力有限,我们起初打算做典型调查,在全省找几家有代表性的养老机构,再结合现有的面上数据进行分析,就可以搞出一篇研究报告。但是,我很快就发现,这种典型调查的代表性很不充分,根本无法说明问题。于是决定集全所之力,对全省17个市进行普遍调查,每个市至少选3家养老机构进行问卷调查,辅之以座谈和个人访谈。3家养老机构中,公办、民办、公建民营各一个,同时要兼顾不同规模、不同收费档次、不同经营情况、不同地理位置等。这样一来,虽然工作量大大增加,研究周期大大延长,但我相信,将来的调查结论会更切合实际,更具有针对性和说服力。

2.jpg

2016年9月9日,在淄博张店区夕阳红老年公寓座谈。

但是,由同一批人马在短时期内就同一问题在全省17个市进行如此大规模调研,谈何容易!这不仅在社科院院历史上不曾有过,甚至在山东省其他高校科研机构历史上也不多见。仅选取调查样本这一项工作,就让我们几次想打退堂鼓。本来最简单的办法,是与省有关部门(民政厅)合作,由其下发通知,作为任务布置下去,这样肯定会顺风顺水,一路绿灯。但是,职能部门的工作本来就很繁忙,是否答应合作还是未知数,而且最大的问题是,这种通过行政力量自上而下安排的调研,很容易搞成类似领导检查工作,把座谈会搞成成绩汇报会,选点只选最好的,座谈对象也经过层层筛选。可以想见,这样调研的结果是不太容易了解到真实情况、难以得到真实数据的。而这也是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由于调查样本不够多,但分布范围又很大,使用传统抽样调查的方法显然无法保证调查结果有足够代表性。而全部采取抽样,在全省选这么多点,仅凭我们一己之力,又肯定难以做到。

怎么办?

天无绝人之路!

正在我们为此焦头烂额,甚至打算放弃时,盼来了意想不到的救兵——6月的某一天,山东省老年产业协会的白玉光会长主动找上门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作为行业组织,他们也打算对作为老年产业重要支柱的养老机构的情况做一些深入了解,与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的优势在于熟悉各地养老机构情况,但缺乏必要的调查方法和研究手段。而且,白会长性格豪爽,坦诚实在,我们心有灵犀,各取所需,可以说“一拍即合”:他们主要负责调查点的联络,我们则主要负责调研以及后期调研报告的撰写。解决了选取和联络调查点这个最大的难题,接下来的工作对我们来说就是轻车熟路了:搜集分析现有文献资料,确定调查点,拟定调查问卷和座谈提纲,试调查……等一切都准备就绪,已经是8月中旬了。

三、八千里路云和月

滂沱大雨中,我们出发了

2016年8月19日,星期五。早上,天空忽然毫无征兆地下起了滂沱大雨。七点半,和白会长约定出发去泰安调研的时间到了,团队人马也已全部到齐,大雨却依然毫无停歇的样子。此时正值交通早高峰期间,平时繁忙的舜耕路,早已是挤作一团。黑云压城,雨借风势,其恐怖情形,不由得让人想起了2007年的“7.18”大暴雨。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去,天黑风高,雨大路滑,风险不言而喻。

不去,万事俱备,只待出师;出师不利,则全盘计划势必打乱。

我将征询的目光望向众人。大家投来的,是一束束坚定的眼神,如一道道电光,穿透密布的雨幕,没有犹豫,没有惊怕,更没有退缩!我心头不禁一热:

出发!

车子从济南南收费口上了高速,雨势依然不减,从车窗向外望去,天地茫茫。若在往常,车里早已是欢声笑语,此时却鸦雀无声——大家心里的紧张,已在脸上表露无遗。倒是我们聘请的司机师傅,虽目不斜视、全神贯注地开车,却神情轻松,不时地讲上几句笑话,意在打破车里的沉闷。也许对他来说,这种天气行车早已是司空见惯。我用手机拍照发了一个朋友圈,很快,便收到近百个点赞、关心和祝福——阳光总在风雨后,谢谢!

3.jpg

2016年8月19日,崔树义微信朋友圈截图。

上午九点半,车子平稳地停在了泰安泰山慈恩医养中心门口。我们为期近两个月的漫长的调研,便这样在滂沱大雨中拉开了帷幕。

日夜兼程

古语云:万事开头难;西谚曰: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对全省17市养老机构的调研分为5个阶段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第一阶段,8月19日—25日,泰安、聊城、德州、滨州、东营、潍坊;第二阶段,9月4日—9日,烟台、威海、青岛、淄博;第三阶段,9月11日—14日,临沂、潍坊、莱芜;第四阶段,9月22日,济南;第五阶段,10月10日—15日,菏泽、济宁、枣庄。基本上是每天一个市,每个市调研3—5个分布在不同县区且不同类型(公办、民办、公建民营等)、不同规模、不同档次的养老机构,参观2-3个城市社区照料中心或农村幸福院,行程之紧张自不待言,用“马不停蹄”“日夜兼程”来形容丝毫不为过:白天参观、座谈、访谈、填写问卷,晚饭后赶赴下一个调查点,能够在晚上10点之前到达便已算是万福。记得8月21日晚由平原赴滨州时,本来路途就不近,加上高速修路,司机又跑错了路,到达入住酒店时已是夜里12点多。一天的劳累,半夜的奔波,大家几乎都懒得洗漱,倒头便睡了。这样的情况不是个别,而是几乎天天如此,别说我和白会长这早已年过半百之人,便是其他几位年轻人,心里也直呼“受不了”。

其实,要说调研中最累心、最让人着急上火的,不是调研本身,也不是路途奔波,而是最后联系、确定调查对象(养老机构)。虽然说每次出发之前,白会长都已通过各种关系,基本确定了大部分调查对象,但计划不如变化快,因种种原因中途变卦、临时调整的事情几乎在每一地都会遇到。每到这时,我便会和白会长开玩笑说:考验您的时刻又到了。但老年产业协会毕竟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社会组织,17市中也仅有半数成立了老年产业协会,即使白会长能耐再大,也有力所不及的时候。记得9月11日晚饭后由菏泽赶赴某市的路上,当最后与某市确定明天要调研的养老机构时,却传来了我们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明天因故不能接待,请以后择时再来。尽管我们一再说明:我们仅仅是来调研,只需帮助联系有关养老机构,无需任何官员陪同,绝不影响他们工作安排,但仍难以说服对方。已年届花甲、见多识广的白会长,此时也是无可奈何,不免频频摇头,连连叹气。无奈之下,我只好公事当成私事办,通过该市的某位领导,顺利安排好了第二天的行程。

那天到达入住的酒店,又已是夜半时分。

吾爱吾家,吾爱美景,吾更爱调研

断断续续近两个月五千多公里的行程,跑遍了山东17个市的近50个县市区,途中美景无数,却只能隔窗远远欣赏,而不能驻足停留,慢慢游览,这不能不说是此次活动的一大遗憾,特别是对于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这样的机会毕竟不多。不仅仅是因为有“八项规定”的约束,而且也因为实在没有时间:哪怕是拿出半天,哪怕是下午的调研早结束一个小时,哪怕是中途停留半个小时!没有,一次也没有。唯一一次例外,是8月20日傍晚由聊城赶往夏津途中,趁车子加油的短暂间隙,在美丽的东昌湖北岸匆匆留下了唯一的一张弥足珍贵的合影。而且,我所参加调研人员——田杨、杨素雯、张月君、孙同德、王承强以及我本人,老家都在山东,都完全可以借此次调研之机回家看看。但是,由于行程安排紧张,大家都主动顾全大局,没有一人提出类似要求,即便家门近在咫尺。

吾爱吾家,吾爱美景,吾更爱调研。

5.jpg

2016年8月20日,调研组途经聊城东昌湖是匆匆留影。

四、一分耕耘 一分收获

调研结束后,课题组趁热打铁、马不停蹄地投入了更紧张的后期工作:问卷核查、笔记整理、数据分析、文章撰写等。可喜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们艰苦的调研不久便陆续得到了回报。目前可见的成果主要有:

第一,调研报告《我省养老机构发展中的十大问题及对策》通过山东社科院《呈阅件》(2016年第31期)上报后,次日便得到季缃琦副省长批示:“建议很好。请省民政厅认真阅研,结合2017年养老工作安排,提出意见措施。可安排一次专门会议研究,请社科院、老年产业协会一起参加。”

第二,论文《养老机构发展瓶颈及其破解——基于山东省45家养老机构的调查》于2016年12月投送人口学界最顶尖期刊《中国人口科学》后,2017年第2期便得以发表。从投稿到刊发,仅用了两个月时间,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第三,论文《机构养老:繁荣背后的乱象》,2017年2月22日在《大众日报》理论版发表,引起省民政厅领导高度关注。

第四,论文《养老机构扶持政策实施效果研究——基于山东省45家养老机构的调查分析》,近期将在《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发表。

当然,以上收获仅是表面上的,更重要的是:

第一,了解了省情。对于山东的老龄化和养老服务问题,我们过去虽然通过各种文献资料早已有比较全面的宏观了解,谈论起有关理论和数据来也可以做到头头是道,但在这些理论和数据与我们之间,总是有一层看不见的隔膜,对于它们所代表的现实,并没有很透彻的体察。通过调研,数据、特别是我们自己收集的大量第一手数据,便不再是一串串冷冰冰的数字,而是一系列有血有肉的具体形象。此次调研历时长,规模大,虽然主题是养老机构,但实际调研中,几乎涉及到老龄化和养老服务的方方面面,各地情况不一,各人观点不同,对于我们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有关省情,实在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第二,锻炼了队伍。做基础理论研究需要甘坐冷板凳,做应用对策研究则需要多跑基层,多做实地调研,多了解实际情况。调研看似简单,但要真正搞好,其实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绝非仅仅从书本上所能全部学会的。此次调研让我最感到满意的收获,不是发表了几篇文章,而是调研组各位同事的表现,尤其是田杨、杨素雯两位年轻的“洋博士”。她们两位都是近年刚分别从韩国和日本留学归来,之前在国内的调研经验几乎是零。行前我曾有担心,但一路下来,她们的不俗表现不禁让我刮目相看:不仅是她们克服种种困难,自始至终一点不落毫无怨言地全程参加了调研,不仅是她们吃苦耐劳,不曾表现出一丝女生身上常有的骄娇二气,不仅是她们表现出的与其年龄、经历不相称的成熟、干练,也不仅是她们承担了后期的问卷处理和成果撰写的主要工作;而是她们的认真、执着、好学精神,是她们对科研事业的热爱,是她们对现实的敏锐观察、灵透感悟和不断的深层思考,是她们调研能力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能力的提高。正是有了此次调研的锻炼,她们在我所2017年进行的“山东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调研”中,当仁不让地挑起了大梁。

第三,建立了联系。进行调研首先需要做的,也是最让研究者经常感到头疼的,是如何确定调查对象。特别是像社科院这种“上边没头,下边没腿”的纯研究机构,与本研究领域的各地有关人士,尤其是研究对象本身建立和保持良好关系,往往对调研的成败起着关键作用。由于过去缺乏这种关系,此次调研在联系确定调查样本方面遇到了一些困难。但调研完成后,我们用自己对养老事业的热爱,用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用我们“懂实情,接地气”的研究成果,同各地民政部门,特别是同山东省养老产业协会、各地养老产业协会以及各地养老服务从业人员建立起了广泛、密切的联系。正是有了这一基础,我们2017年进行的“山东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调研”在联系确定调查对象时,便轻松了许多。

第四,巩固提高了学术地位。打铁还需自身硬。有为才有位。我们根据此次调研完成的研究成果收到了良好反响,进一步巩固和提高了我所在老年问题研究领域的地位。不仅调研报告得到了省领导肯定,论文在学界顶尖期刊和党报发表,而且论文《山东省养老机构的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2016年12月26日在山东省老年产业协会第一届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暨老年产业发展坛上宣讲后引起强烈反响,全体与会代表起立鼓掌,并一致推选我所为该协会副会长单位;2017年7月23日在中国人口学会年会宣讲后,同样引起与会代表强烈反响;2017年7月31日山东省民政厅举行的“居家社区养老政策制定座谈会”,邀请我为唯一的专家代表做重点发言;山东省老年产业协会2017年9月14日主办的“2017中国国际医养健康产业(山东)博览会暨泰山老年产业发展论坛”,邀请我为开幕式致辞嘉宾并作主旨发言;2017年9月15日成立的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健康养老分会,特邀我为协会理事;2017年9月16日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主办的“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养老保障和养老服务业发展学术研讨会”,也邀请我主持大会发言并作点评……

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2016年山东省养老机构发展调研”过去已整整一年,其中有成功,有收获,得到了业界、学界的普遍认可,但也有不足,如样本量不够大,没有完全严格按照科学抽样方法确定调查样本等。这些,我们有信心在今后的调研中去克服,去完善,也有信心通过今后更多高质量的调研,取得更多高质量的研究成果,以此来报答大家对我们调研给予的各种帮助、支持!

调研组成员名单:

崔树义(山东社科院人口所所长、研究员)

白玉光(山东省老年产业协会会长)

田杨(山东社科院人口所博士)

杨素雯(山东社科院人口所博士)

徐兆恩(山东省老年产业协会办公室主任)

张月君(山东社科院人口所副研究员)

孙同德(山东社科院人口所助理研究员)

王承强(山东社科院人口所助理研究员)

冷冬梅(山东省老年产业协会工作人员)

(本文作者系山东社科院人口所所长、研究员 崔树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