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 > 建言 > 正文

精准识别我省城乡居民美好生活需求


2018-03-29 14:45:47      来源: 《大众日报》2018年3月28日     责任编辑:李萍     人气:

□ 山东社会科学院课题组

山东省经济社会综合调查是山东社会科学院主持的一项覆盖全省规模、综合性、连续性的社会调查。2017年的全省经济社会综合调查,共抽取全省3000户城乡居民作为样本,以期深入了解我省基本公共服务供需状况及城乡居民的满意度,为不断满足新时代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努力解决发展不充分不平衡问题,提供决策依据。

现代服务业就业人口呈加速增长之势,农村就业人口老龄化问题较为严重

从调查数据来看,人口老龄化对就业人员年龄结构的影响已经显现,劳动力无限供给的局面渐趋消失。在有工作的人中,45岁以下劳动力占32.9%,45岁及以上劳动力占67.1%,中老年劳动力所占比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分城乡来看,城镇有工作的人中,45岁以下劳动力占46.8%,45岁及以上劳动力占53.2%;农村有工作的人中,45岁以下劳动力占21.6%,45岁及以上劳动力占78.4%。相对于城镇而言,农村就业人员年龄结构老化问题更为严重。

劳动力受教育水平是劳动力供给质量的重要决定因素。从2001年开始,山东省普通高等教育和各类职业教育快速发展,极大地提高了全社会的平均受教育水平。从调查数据来看,有工作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1年,大概相当于初中程度。就业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与其年龄呈显著负相关,就业者年龄越大受教育年限越短,年龄越小受教育年限越长。分行业来看,全省人力资本总量最高的仍是农林牧渔业,其次是制造业、建筑业、批发零售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等第三产业的人力资本总量相对不足。但从增速情况来看,农业的人力资本总量进一步减少,传统工业和传统服务业的人力资本总量增速缓慢,现代服务业则呈加速成长之势。

企业职工通过参加培训提高职业技能,有助于增加人力资本存量,提高生产效率。调查数据显示,在城镇从事非农工作的就业者中,没有参加过任何培训的占48.2%,参加过至少一种培训的占51.8%。其中,只参加过岗前培训的占14.5%,只参加过在职培训(继续教育)的占8.7%,而岗前培训和在职培训(继续教育)都参加过的占25.6%。这些数字表明,全省职业培训政策取得积极成效,劳动者参加职业培训的状况比较乐观。

在创业政策和服务方面,被访者认为最重要的依次是创业培训与指导(27.5%)、政府支持的优惠金融贷款(22.1%)、政策法律咨询服务(13.6%)、各类创业补贴(13.6%)、税收减免(9.3%)、创业项目推介(7.4%)、其他费用减免(4.3%)和创业孵化服务(1.9%)。

农业从业人口中,新型经营主体和农业新业态所占比重依然较低。在全部受访农业人口中,从事家庭农场者占5.2%,农民合作社占9.3%,农村电子商务、农村休闲旅游和农村家政服务分别占0.8%、0.5%和1.1%。这些数字表明,全省农业生产仍以粮食和经济作物种植为主,农业规模化经营、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得到一定发展,但农村电商、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等新业态、新模式仍较微弱,亟待壮大。

居民收入持续增长,但用于“买房”的借贷支出占比很大

调查数据显示,受访家庭年均总收入为71087.3元,其中城、乡家庭分别为86896.2元和46678.0元,城、乡家庭收入比为1.86:1,东、中、西部家庭年均总收入分别为77844.2元、75323.4元和48257.2元,家庭收入比为1.61:1.56:1。家庭年均还贷支出为7225.9元,其中城、乡家庭年均还贷支出分别为8681.3元和5063.7元,东、中、西部家庭年均还贷支出分别为10515.8元、5833.0元和3862.2元。居民家庭借贷支出最主要用于“买房”的占57.9%,用于“买车”和“医疗”的分别占12.3%和10.0%,用于“教育”和其他支出的分别占4.2%和15.7%。

40.8%的受访者对个人收入表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表示“不太满意”和“很不满意”的共占27.9%;认为同自己的同事或亲朋相比,自己的收入属于“很公平”和“比较公平”的共占42%,认为“不太公平”和“很不公平”的仅占22.8%。

总体来说,近年来山东以强化收入分配激励导向、激发重点群体活力以及带动城乡居民增收为重要抓手,不断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在保障城乡居民收入持续增长的同时,兼顾社会总体收入分配的公平性,并获得了全省居民的积极认可。但不容忽视的是,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居民收入增长也面临“瓶颈”, 多数受访居民认为个人收入增幅不及物价上涨水平。此外,对个人收入层级的主观认同程度相对较低,也应该引起足够的关注。

“入园难”“择校热”“留守儿童”等问题仍较突出

教育方面,调查数据显示,公办幼儿园月均收费为486.2元,其中城镇平均为571.1元/月,农村为354.5元/月,感到收费偏高或太高的受访者仅占总体的24.1%;而民办园月均收费为584.9元,城镇平均为607.9元/月,农村为461.7元/月,认为收费过高的人群有34.3%,均高于公办园。民众对服务质量的评价,公办园也高于民办园。综合来看,与民办幼儿园相比,公办幼儿园普遍收费较低廉,服务水准较一致,群众满意度也较高,但因数量有限,不能满足全部学前教育需求,导致“入园难”现象的产生。

在小学阶段,虽然政策早已取消了“重点学校”与“非重点学校”的划分,但多数受访家长仍留有对两类学校的固有印象,其中认为子女或孙辈所上的小学为“重点小学”的占34%,“非重点小学”的占65.5%。尽管义务教育阶段实行严格的划片入学,但不少家长还是会借助其他渠道争取让子女进入“重点学校”。数据显示,有10.7%的家长找过熟人帮忙,2.8%交过额外费用,8.6%曾在学区买房,2.3%迁过户口,还有10.8%曾让孩子参加各种特长考试,共计占受访“重点学校”学生家长的36.2%。可见,“择校”问题仍难以通过强制性划片措施予以消除。

综合来看,我省公共教育事业总体发展良好,整体上公众满意度较高,尤其针对小学、初中、高中阶段的素质教育和校园管理方面,民众普遍持肯定态度。但同时,“入园难”“择校热”“区域差异”“留守儿童关爱不足”等问题仍然存在,民众教育需求关注点逐步从“硬件”教学条件开始转向“软件”教学质量。因此,在未来教育资源配置上,要着力解决这些问题,并及时关注民众教育的这些新需求。

群众健康保健需求继续扩大,“预防为主”成居民共识

医疗方面,受访者表示对其造成困扰最严重的前几项是 “除去报销的自费费用(32%)”“挂号或就诊排队时间太长(31.7%)”和“检查项目多且费用高(20.3%)”。可见,“看病难,看病贵”依然是亟须解决的问题之一。

调查显示,受访者认为在村卫生室或社区卫生服务站提供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亟需的前五项服务依次是“老年人健康管理”(17.7%)“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防治及保健”(15.4%)“居民健康档案建立”(13.4%)“基本药物销售及常见病诊疗”(10.6%)和“健康教育”(10.1%)。居民对于健康保健的需求继续扩大,逐步认同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理念,对于健康教育的需求也在扩大。对于乡镇卫生院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来说,居民最需要的几项公共卫生服务内容中又增加了“疑难杂症诊疗及转诊服务”和“基础康复服务”。反映出我省居民对不同层级的基层医疗机构有差异化的功能需求,需要进一步细化和明确不同基层医疗机构的功能定位。

从参加社会保障的项目看,84.5%的受访者参加了社会养老保险,90.4%的受访者参加了社会医疗保险,14.2%参加了失业保险,16.3%参加了工伤保险,11.1%享受到住房公积金或住房补贴。

从工作单位所有制性质看,20.8%在私有或民营企业、14.3%在港澳台资和外资企业工作的受访者,没有参加社会养老保险。11.4%的在私有或民营企业、9.5%在港澳台资和外资企业的受访者,没有参加社会医疗保险。这两类是所有制类型里没有参加社会养老保险和社会医疗保险比例最高的。

道路建设、自来水净化和集中供暖,是城乡居民最期待加强的公共设施建设

城乡公共基础设施的客观差距导致了城乡居民不同的需求状况。调查显示,受访居民亟需的前三项公共基础设施依次是道路建设(15.9%)、自来水净化(15.0%)和集中供暖(14.5%)。城、乡居民对亟需的前三项公共基础设施的需求存在显著差异,其中城镇居民亟需的前三项基础设施依次是自来水净化(15.0%)、道路建设(14.2%)、集中供暖(12.3%),农村居民亟需的前三项基础设施依次是道路建设(18.6%)、集中供暖(17.8%)、自来水净化(15.0%)。另外,城乡居民对其他基础设施的需求也存在显著差异,城镇居民对垃圾处理设施、消防设施、物流配送点、充电桩的需求分别比农村居民高4、2.8、2.3和2个百分点,农村居民对集中供暖、公交站、农田灌溉设施的需求分别比城市居民高6.9、2.7和2.4个百分点。

对于环境问题,受访者认为目前最需要政府提供的环境基础设施和服务项目是“安全饮水”(22%),其次是“垃圾处理”(20.9%)。城镇和农村在最需要政府提供的环境基础设施和服务项目中存在差异。除了回答率最高的“安全饮水”之外,城镇地区排在第二位是“垃圾处理”(18.7%),而农村地区排在第二位的是污水处理(21.6%)。相对于城镇较高的污水处理率,大多数农村地区没有地下管网,污水处理水平仍然很低,亟需探索适合农村地区的污水处理方式,解决农村面源污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