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概况 > 科研院所 > 智库研究中心 > 专家观点 > 正文

黄晋鸿:以机制改革释放“人才红利”


2018-12-04 07:09:39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8月4日     责任编辑:凌琪     人气:

寻求中国发展的内生动力,关键是在制度的改革和创新上做文章。2016年3月,《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印发,这是一份针对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综合性文件。该意见将从深层次上打破制约人才发展体制机制的“冻土”,大规模释放“人才红利”,大幅加速科学研究的创新进程。

针对人才发展体制机制上的“冻土”,各地各部门不断进行探索尝试。2015年2月,广东省出台《关于加快科技创新的若干政策意见》,从企业研发准备金、创新券补助、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用地和财政补助,以及科技成果转化收益机制和人才保障等方面,提出了多个在国内首次探索实施的重大创新政策,其中,赋予高校、科研机构科技成果转化自主处置权成为最大的亮点之一。其后,四川、安徽等省份也相继出台地方法规,下放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

2015年7月,上海市出台《关于深化人才工作体制机制改革,促进人才创新创业的实施意见》,给予高校、科研院所更多的经费使用自主权,鼓励高校、科研院所探索各类要素参与分配,采用年薪工资、协议工资、项目工资等方式聘任高层次科研人才,所需人员经费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额调控范围,提高科研项目人员经费比例,正式开始破解长期以来科研经费使用方面的体制机制壁垒。同时,科研单位用人自主权、职称评审权下放等,在浙江、宁夏、云南、湖南等省陆续“破冰”,北京、江苏、浙江引进高层次人才的计划也相继启动。

与自然科学领域的体制机制创新相比,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改革略显滞后,在体制机制方面主要面临三大障碍:一是科研经费等财政资金投入不足,科研经费管理制度没有体现智力成本,经费开支不规范;二是体制不顺、机制不活,选人用人、薪酬分配、科研成果评价和绩效激励等方面的机制不够完善;三是引进人才和培育人才的体制机制不适应实际需求,人才引进困难、流失严重,人员老化问题突出。伴随自然科学领域体制机制方面的不断突破,各地社会科学领域的探索与尝试正在不断深入。

继部分高等院校年薪制改革试点后,社会科学院系统的创新工程也于2011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率先启动,在学科体系、科研方法及科研组织管理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创新,打破学科和专业领域的分工界限,不断完善科研成果资助体系,在资助类别、成果形式、成果规模等方面突破原有局限,为精品成果给予了多自由度资助政策支持。继中国社科院、上海社科院之后,2015年2月,山东社科院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正式启动。在借鉴中国社科院改革经验的基础上,山东的改革进一步触及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难题。

此后,各地社科院创新工程方案陆续获批。此次中央文件的出台,将带动各地相关配套文件的跟进,为社科创新工程提供坚强的政策依据,势必大大加速相关领域的改革突破。根据中央文件,结合社会科学研究实际,未来几年,社会科学体制机制改革将在科研经费管理体制、编制管理、岗位管理和职称评聘管理体制、科研评价机制、科研人员流动机制、科研人员服务机制等几方面实现重点突破。

新的符合人才创新规律的科研经费管理办法将充分体现人才创新价值和特点,竞争性经费和稳定支持经费相协调的投入机制将进一步完善。同时,科研项目部分经费预算调整审批权也将下放,与之相应地将推出有利于人才创新的经费审计方式。符合条件的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有可能逐步实行编制备案制管理,事业单位岗位管理动态调整、高层次人才协议工资制等将陆续试点,促进科学用人、合理用任和高效用人。改进人才评价考核方式,克服唯学历、唯职称、唯论文等倾向,不将论文等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基础研究人才以同行学术评价为主,应用研究和技术开发人才突出市场评价,哲学社会科学人才强调社会评价。

《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将带动各地各部门进一步加快体制机制创新。

             (作者系山东社会科学院办公室副主任、外宣办主任)